和静钧:罪案报道切勿过红线

和静钧:罪案报道切勿过红线
涉嫌卷进7起命案的女人违法嫌疑人,逃跑20年之后,近来在厦门被捕获,一桩尘封多年的积案就此告破。现实上,每年都有命案在身逃跑的违法嫌疑人归案,但很少招引媒体大规模报导。因而,当这桩“美人连环杀人案”引发媒体竞相报导并“猛追深挖”之时,一个问题出来了:关于恶性严重刑事案子的新闻报导,媒体的工作道德鸿沟在哪里,又应给社会传递什么样的信息?首要,这不是“漂泊大师”抢流量、争眼球的社会娱乐性报导,而是一桩恶性严重刑事案子,渗入了司法报导中的忌讳,并非能够淋漓尽致地运用“苏格拉底之问”予以置疑主义的细节描绘,也不行对案子现实进行重复“昭雪”的操纵性报导。因为“美人”和“连环杀手”的形象猎奇,“天使”(教师)与“魔鬼”(行凶者)的人物错位,社会确实对这类案子重视度更高,但这并不能成为一些媒体把这一案子的报导价值定位在商业竞赛与“抢流量”上的起点。其次,假如从受害者及受害者家族的视点上看,烘托血淋淋违法现场的报导,任意发表受害人隐私信息,是对受害者及受害者家庭及亲人的二次损伤。假如有媒体把这块报导再加上“昭雪”之后又“昭雪”的冲突性故事叙事,那这类被美化为“寻求本相”的报导,便是吃“人血馒头”。一些报导在抛开现实之后,往往会以加上猜想性的“原因诘问”,以社会问题专家、违法心理学家自居。这样做假如不是太出格,也能够归类为报导方法和视点的不同。但一些媒体在“抢眼球”的唆使下,往往会对违法嫌疑人的过往阅历作出多重颠覆性的“昭雪”再“昭雪”,结果在社会上反而激起对违法分子的怜惜。现实再三证明,过错导向的刑事案子报导,往往会引来社会上的“违法仿照”,并在一段时期之内影响相似案子发作的可能性添加。官方媒体在报导恶性严重刑事案子时应坚持“满足的慎重”准则,先对社会导向与新闻价值作一番仔细审视,并一马当先,在新闻报导界中建立杰出的操行榜样。而非官方媒体,尤其是爆发性增加的自媒体,往往是这类不良报导的暗地操盘手,更应在恶性严重刑事案子报导中划出红线。(作者是西南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)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